新逍遙園譯經院

援交外約外約外送茶外送茶悅人外送茶外送茶外送茶桃園外送茶line約妹台北外送茶外送茶外約色情圖片色情小說外約外約裙姐外送茶豪哥外送茶

籌建「新逍遙園譯經院」啟事

甲、緣起

本寺(大毘盧寺)從民國90年在此現址創立以來,道場雖不大,但也夠用,而且也頗能享有廛市中鬧中取靜之優點。但近年來,由於在大法會時在家弟子人數有所增加,因此相當擁擠,再加上出家弟子已增至四位,寮房不夠。因此開始積極找地。於四年前雖找到楊梅鎮的一塊地,約一千坪,但後來發現有些不太合用,於是又再找,終於找到目前這塊地,也在楊梅市。

乙、新逍遙園譯經院

A. 新逍遙園

由於本人所從事之主要法務為註經、譯經,因此在覓地建寺之際,有一天忽然心血來潮,想將此新道場命名為「新逍遙園譯經院」。「逍遙園」係中國古代姚秦時的三藏法師鳩摩羅什(西元四世紀頃)譯經的地方,當時的皇帝將此道場賜給他作譯場,他將此譯場命名為「逍遙園」,而在此譯出了許多千古不朽,為人傳誦、愛讀的佛典,其譯筆優雅順暢,幾無翻譯的斧痕,讀來朗朗上口,令人覺得彷彿此經本來就是中文之感,其中最為彰名較著的如:金剛經、法華經、阿彌陀經等。由於仰慕其人德業(當然也仰慕其他譯經大師),再加上本人亦以譯經為主業之一,故望於譯經一業能效法其人,廣利異國眾生。是以取其譯場之名,而名即將興建的道場為「新逍遙園」。

 

B. 譯經院──譯經研究所

本人之所以要從事譯經之事業的原因,主要是為了報恩:報佛菩薩恩。這與本人從事註經的工作一樣,也是為了報恩。因為本人自初發心學佛起,即迭蒙佛菩薩護念加持,於佛法中之修行,有甚多重大體會,頻有所悟,深受大益,難以言宣。故發願欲以己所受佛法之好處,與一切眾生共享。於國人方面,則以漢文白話(或跡近白話)註解深奧的佛經,加上少許自己修行實際的經驗,以饗大眾,俾令於此末法混亂、邪說橫行之際,得以於佛甚深微妙法起正信、正解、正修行,速入菩提。而於外國人,本人則發願翻譯大乘八大宗主要的經典為英文,令全世界各地之有情,皆能均霑如來甘露,斷惡修善,明心見性。碰巧,當今之世,英文已成為世界語言,再加上網路之興盛, 若佛典得皆譯為英文,則佛法之全球化指日可待。再者,本人又想,當初若沒有許許多多的西域古德,發心到中國來譯經弘法,及許許多多的中國大德高僧,發心冒著生命危險到印度求法,然後回國將佛典譯成中文,則我們今天怎會有佛法?佛法何以能於中國如此昌盛、發揚? 同樣的,當今西洋雖然已有很多人在學佛、講佛法,但佛典翻成英文或其他外文的,實在很少,若有,則其品質常常也實在不太高明(其中很多,於遣詞造句上頗為粗俗,甚至還有很多錯譯及文法錯誤的──即使是英美人士翻譯的也是一樣。又,其中佛法名相,大都只用梵文音譯,等於沒有翻譯,例如「如來」一詞,皆是譯為Tathagata(多陀伽多耶),如此,洋人如何能懂? 且那些翻譯者,不論中外,多半是在家人,幾乎沒有華人的出家僧眾。尤其是西洋譯者,多半是世俗學者,以世俗學術的眼光及態度來譯佛經; 更有進者,其中一部分人,尤其是英國人,是為了瞭解他們的殖民地(中南半島諸國),便於他們的殖民帝國統治,而作的翻譯,(他們本身不是佛教徒), 因此其翻譯的心態,即對佛法含有岐視、有時乃至鄙夷之意。由於此種種因緣,我已發願,乘著時勢之利,以我的所學之長(我讀書時的專業是英文),來貢獻佛法,供養一切眾生,翻譯佛經為英文。然而古代譯師皆因有帝王之助,成立譯場,(每一譯場的工作人員,從譯主、筆受、證義、潤文、綴文,書寫、寫經、裝潢到護庭、伙食、日常生活供應整理者,至少都有一千多人,多至三千多人的經常編制) 因此,各大譯師都能專心作大量的翻譯,因此歷代功德匯集起來,才能成就偉大的漢文「大藏經」。

然而如今,我只一個人,雖有幾個人幫我編排、打字、校對,但自惟:今世憑我一人之力,想將篇帙浩瀚的佛典大部分譯成英文,實在不太可能。 因此本人便想到要籌建「譯經院」,並且將來成立「譯經研究所」培育譯經僧才,代代相承,共同來進行佛典的英譯事業,把握住此能令佛法廣布全球的E世代之契機,接引一切有情,共入無上菩提大道。

再者,從歷史的眼光來看,大乘佛法當初從印度傳到中國,但身為佛教發源地的印度,其佛法卻於傳入中國之後五百年,約十一世紀頃(約當宋末元初),被回教徒完全滅了。 自那以後,若要學大乘佛法,只能到中國,或到再傳的韓、日、越南等國。至於佛典,則大部份的梵文原典,不但印度再也找不到,連中國也因歷代兵火而絕大部分都亡佚。 幸虧絕大多數的重要佛經都因為已翻譯成漢文,而得以保存下來,因此我們至今仍可學佛,而且學的是佛所傳的正法。同樣的,我曾這麼想:世間無常,時代的改變常十分巨大,而且不可抗拒(眾生共業如是),也許將來有一天,漢文的佛法都滅盡了(這不無可能──事實上,中國近代經歷重大變革,若無台灣保存,也許大乘佛法也已滅得差不多了);但如果佛典皆已大部分譯成英文,而且保存在世界各地,則佛陀正法的傳承,便可長久住世不斷,利樂度脫無量有情。此之所以本人發願英譯佛經的緣起之一。由於這些發心及立意,而欲籌建「新逍遙園譯經院」及建立「譯經研究所」。唯願一切佛子善信,發心護持或隨喜,令此「未曾有」的自利利他之佛法大業,得以速疾成就,功德無量。

丙、政府立案「公益信託新逍遙園譯經院基金」

本寺正在找地籌建之際,有人向我提議成立一個「公益信託基金」。想來真是由於佛菩薩護念,本寺經由銀行所提出的「公益信託新逍遙園譯經院基金」一案,雖中間有點波折,但佛菩薩護念,終於在今年(99年)9月14日,被核准通過,准予設立。目前「公益信託新逍遙園譯經院基金」已經設立完成,且有帳號(詳見下列附件),今後凡捐獻給「新逍遙園譯經院」者,其收據皆可作為抵稅之用,(但依政府規定,須是「純粹捐獻」,亦即本道場不須為捐獻者作任何服務或實質的回饋者,才可以抵稅。例如點佛前光明燈、參加放生等,就不可作抵稅用。) 最後,由於這些殊勝因緣,萬望諸緇素善信大德,多多發心護持,共同向「全體佛法國際化」的莊嚴願景邁進,令全球眾生皆得於佛法中廣修福智,疾趨無上菩提。

拙僧

          釋成觀合十敬白    2010年12月3日